创见同学慧 03 – “逆袭”中国现行教育体制的力量(致敬立志改善中国教育的创见者)

005 创见文集02

 

 

前言: 伴随《创见文集》新篇中对于“人生的命题”的探索,《创见者文集》“海啸谈”总结的“学习-阅读-思维”方法,以及“少年Pi”分享的她与丁老师在《The Chinese Way》(中国蹊)一书中写的“当今中国人的九大性格特征”;作为《创见》的发起者,我觉得第三期“创见同学慧”活动有必要聊聊我们都“无法回避”,乃至有时候“痛心疾首”,的中国教育问题!

11月30日(周日)《创见同学慧 03期》Brunch Gathering举行,10位有志改善中国教育的创见者(C-sighter)聚在一起讨论今日中国教育在“公平”,“创新”,“传承”各方面存在的问题,最急切需要改善的领域与可行的解决之道。他们有来自中小学第一线的老师,商学院教授与管理者,教育创新创业者,教育产品研究开发者,公益组织领导人,留学教育咨询机构创始人等。大家又同样是不同年龄层次孩子的父亲母亲,讲起教育这个话题,语言观点都是切肤感触,可谓“言浅意深”。具体参与“慧聚”的创见者,这里不一一列举,但我汇编了3个小时跨界创见交流的成果分享给大家,这篇《“逆袭”中国现行教育体制的力量》里总结的五点,不是我的智慧,而是所有立志改善中国教育的创见者共创的视野。

1.“价值观”出了问题,简单粗暴的“淘汰式教育”设计思想得先改进

2. 学渣,学霸,宁有种乎?-最缺欣赏失败与认知缺点的能力

3. 学习过程远比学习资源更重要,其实我们从不缺优秀教育资源

4. 解放那些被“扭曲”的教师精神,与被“局限”的教师资源

5. 学历将不再有用?培养与考察能力的智慧是社会必须整体提升的!

——————————————————

《“逆袭”中国目前教育体制的力量》

–  致敬立志改善中国教育的创见者

黛正 汇编于 12月2日午后

1. “价值观”出了问题,简单粗暴的“淘汰式教育”设计思想得先改进

讨论引言:对中国目前从小学到本科的“现行常规教育体制”我是悲观的,其实底层是价值观问题,我们现行教育体系的设计模式是一种简单粗暴的“淘汰式”教育。高考的“指挥棒”不可能很快消亡,商学院会MBA,EMBA热完之后,CEO班继续热闹,原因还是回到支撑中国教育体系底层的价值观出了问题。在高考的指挥棒,标准商业成功榜样的影响下,我们的价值观不是“循序渐进”,而是“一夜暴富”,“官商勾结”。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避免“择校”,均衡教育资源分布的策略,其实类似当初日本民治维新的做法,希望真的能落实出“教育的新常态”来。

       我们讨论到,今天的中国只有“国”与“家”,缺少“社区”(过去半个世纪发生了一些事情,让“社区”发展更总是步履蹒跚,发展然后被消亡,这个不言而喻)。葛老师提到,大家去商学院读书,一定意义上是去寻找“同道”社区,一个相对较目前普遍缺少信任与诚信的中国社会,可以有个更多相互信赖与关爱少些利益计较的社区。大家读书是寻找自我生命意义与使命的过程,如果一个学校带给学生的“社区”能成为其生命意义构建中的华丽关键篇章,那这个学生未来会给学校捐款支持学校各类发展与社会活动自然很正常。所以做教育机构的不必羡慕为啥某某毕业生又给某学校巨额捐款,如果教育机构把自己的学生当成“终生客户”(不是“官本位”的规定规范与控制),尊重客户自身发展的需求,真正走入学生的生命价值里,那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但是在“淘汰制”教育设计逻辑下,“成王败寇”的思想已经在学校学生与老师的脑子里扎根,因材施教与个性化发展又谈何容易?针对这点,我们看到了针对“家长”的社区行动。我很认同一位社会创业者朋友的观点:“真正的爱是给你爱的人以自由,而要给你爱的人自由,首先要给自己自由教育是一种改变人的精神面貌的事业,青春成长是一阵子,精神成长是一辈子;我们很多家长,尤其母亲,自己在三四十岁停滞了自我发展,但那时候人格发展还有很多缺陷与问题,他们去教导子女,不是给了子女自己已看到的自由之路,而是让自己的局限同时限制了子女的自由。家长的思想不解放,不能自我继续发展实现自身价值向前走,孩子又如何迈步?”好在现行教育体制规定之外,目前很多学校都开始组织家长学校,社会组织公益机构更是积极在这个领域实践并创业,都开始了对家长从思想到实践方面的辅导,也为“焦虑”的家长们提供了各类分享与互相扶持的社群。与会的创见者同时都是家长,专攻教育学的张老师分享了予儿子读中英文绘本的经验,并倡导今天谈教育,大家应该“少说多做”。她作为母亲,同是志愿者组织一员,很多家长社群的顾问,兴趣社群的组织者,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多大的事情,主要还是力所能及的,就多做一点。张老师在我眼里一直是把自我成长与孩子成长相得益彰的结合在一起的典型。每个人从母亲的子宫来到这个社会,进入家庭这个新的子宫,再到社会这个更大的子宫。环境本身的思想体系孕化为这个生命的自身的价值体系。

       然而,这些家长社群,多数还是在发达地区与知识分子家庭;中国更广泛的二三四线城市以及乡村,以及非常规教育体系,是规模更大的泥沼。这次我去成都拜访成都慈善总会与云公益的负责人,聊到“非常规教育体系”的发展,讲到社会弱势儿童的救助,流浪儿童的受教育问题;我们谈教育总是眼望着高大上的名牌大学(金字塔顶端)去研究,其实这个所谓的“现行正统教育体制”之外还有更大的受众群体嗷嗷待哺。记得荣老师说的:“我们是今天多辅导一个流浪儿童不再流浪,踏入社会自食其力,还是准备明天多建一所监狱呢?”。我们应该更多关注如何去治“未病”,尊重能防病的专家与实践,而不要迷失在治得了“已病”的各类浮华业绩之中。如果中国底层民众的年青子女对自身未来没有希望的话,这个中国社会发展才是最可怕最危险的。

       今天中国,问中小学生及其家长的教育目标,很多回答是某某名校录取;而高考结束,你问那些要跨入大学的同学人生目标,他们大多定义自己是“迷茫的人”,高考过后人生目标反而不知所在。徐本亮老师一直强调:“我们应该告诉孩子,人生不是几次短跑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他坚持服务于继续教育领域,在最普通的高校高职里做“大学生创业教育”(这里的“创业”其实更指:如何通过自立乃至自己做生意,设计营造自己的人生,做自己人生的CEO),还积极支持大学生投入全球第七大产业-公益事业之中,让大家思考就业与创业机遇的时候少一些局限。同样是这次在四川走访,我看到友成创业咖啡项目扶持的几位大学生社会企业创业者的巨大能量与超凡实力一点不输职场能人,更有大学生把其为社会服务的创业项目设定为终身奋斗的事业,年轻一代能不断自学自省自发的能力,让人倍感欣慰。

       如果说,是我们的“价值观”出了问题,但“指挥棒”还暂时无法改变设计方向,那么“思想改造的力量”是体制内外首先需要汇聚的。

2. 学渣,学霸,宁有种乎?-最缺欣赏失败认知缺点的能力

讨论引言:我看到现在大家总是爱给孩子贴标签“学渣”“学霸”,我想想自己当年读书,每一个阶段,小学中学大学,都经历了从学渣到学霸的过程,到后来变成自己想做学渣做学渣,想做学霸做学霸,自由切换。我感觉每个人的思维发展模式是不同的,你每一个阶段都可能遇到一个思维结点解不开,如果这个结点即弱点在前一个阶段教育考试设置里不是障碍,你看上去是学霸;但这个思维局限很可能是你另一段教育考核里的主要问题,你解不开,就肯定是学渣。其实有机会做学渣很好,清晰地督促你了解自己思维逻辑的漏洞,其实比一路读书都高分的人幸运很多,因为学渣在人生很早的阶段就发现了自己的思维漏洞,有了补洞完善的实践与经验。所以,我反而说,教育应该表扬支持那些考60-70分的孩子去发现自己的思维漏洞,而不是只赞赏永远考90-100分的孩子。

       这点上,结合聚会中王教授提到他正在商学院里收集与教学“创业失败的案例”,我很想说,在中国非常缺乏关于“失败”的教育。因为淘汰制的教育设计,成王败寇的教导理念,我们不想做被成功者踩在脚下的“学渣”,整个社会鄙夷不欣赏“失败”,这种傲娇是自闭与愚昧。也出于这样的逻辑,中国教育一直在培养全能冠军,而很难真正接纳“单项冠军”。我们一直受到一元论的价值体系主导,在接纳“多元价值观”上其实已经是目前全民族的“失败”。

       说到“做学渣更幸福”,说到“失败案例的教育”,我自己读书创业以来深有体会。我也是那种学渣学霸都做过的人,我与“小女神”(我女儿的昵称)也讨论过她用这个主题做的漫画标签。今天大城市里的年轻人很多衣食无忧,“失恋”“做学渣”“与人合作失败”反而成了绝无仅有的经历“挫折教育”的机会。作为家长,我们应该珍惜这样的机会;作为志愿者,我去上支持课程,做得最多的就是“泼冷水”,尤其是给看上去最优秀的同学一个“泼水节”,那些“傲娇”才是最坏的东西,可惜今日“学霸”周围又有多少诚恳的“骂声”。从创业来说,很多人失败了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败,总是找理由回避问题,很少有肯站出来分享失败经验的。王教授在做的事情很有意义,最好的学习是从“失败”中学习,同样的成功不可复制,同样的失败却有机会避免。我也经常给来找我咨询的创业者大泼冷水,而那些“水”其实都是自己曾经惨痛的教训。如果要说,每个人都可以为这个社会的教育问题出点力,那么请你欣赏“60-70分”的孩子,鼓励他们认识到那宝贵的30分缺憾对未来人生的长久意义;那么请你不断自省总结自己求学工作创业中遇到的挫折与教训,诚恳地与孩子,及周围的人分享你的“失败”,对自己与自己孩子“失败”的接纳与“局限”的坦诚自省,才是对彼此未来最负责任的实践。

       关于失败,从商学院高大上的案例教育,到普通家庭的日常生活点滴教育,其实都是共通的。而接受“多元价值体系”这点,中国传统文化的智慧一直是提倡的,回看儒释道易经各派各家之长,这贯穿几千年的中华文明的智慧始终流淌,难道不是“兼容并包”的成果吗?如果说“逆袭”现行教育体制,那么这份对“失败”对“异己”的包容力是最首要的和必须的,希望如今各类教育多元化思想与创新实践的“重新启蒙”力量能不被政府的各类管制限制扼杀在摇篮里,那才是对这个民族未来最大的负责任。

3. 学习过程远比学习资源更重要,其实我们从不缺优秀教育资源

讨论引言:我们做移动教育平台,也有很强的竞争对手,但是我们发现其实双方差异很大。对手教育资源非常丰富,而我们卖的其实是“教育的过程”。今天发达的互联网传媒与社交,真是不缺信息,不缺教材,不缺好的课程;缺少的是“个性化的学习反馈与支持体系”。我们学英语背单词看原版书籍等,为啥不能坚持,因为我们觉得从头开始到考试路程漫漫,意志力不够,但如果每天背单词每天看一点都能得到鼓励与认可,有进度总结就不同了;而且每个人的思维认知体系不同,标准化一对多的课堂辅导班很难因材施教。如今大家说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各类新技术,这是个性化教育的希望所在。我相信结合这些技术,各类考试辅导其实能完全通过“自适应学习模式设计”完成,而不需要坐到补习班的课堂里。如果能由此锻炼学生的注意力,毅力,教会他们按自己的性情来设计安排学习时间,懂得“自学”,那不是更好吗?但是消费行为的变化却不是一步到位的,市场需要教育,大家接受我说的这类“个性化学习”技术已经能实现的事实还需要时间。

       讨论到“学习过程”才最关键这点,与会的创见者可真是都走在实践的前沿。比如,与会的万老师读完MBA创业就没有考虑自己去做教材做产品,因为国内外各类好的教育资源很多,关键是如何“切实引入到体系内,惠及到孩子的日常教育中”。基于自己对于“工程思维与动手实践”的热衷,他引入的就是STEM(STEM代表: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数学Mathematics;美国政府STEM计划是一项鼓励学生主修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的计划,并不断加大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的投入,培养学生的科技理工素养,认为在国家实力的比较中,获得STEM学位的人数是一个重要的指标),他说其实整套STEM教育资源很完善,但关键是中小学的校长能否意识到“工程思维与动手实践”对孩子一生创新能力培养的重要性,愿意在自身体制内大胆尝试;李老师做留学生涯设计与辅导,她最近引进了SSAT之外另一项国外的中学入学测评考试,叫ISEE (说明:SSAT和ISEE都是美国两种全国性的私立中学入学考试,由美国、加拿大等国私立学校自行选用),她选择后者的原因只是相较于SSAT一个纯考试服务机构,ISEE背后支持的ERB拥有很多非常好的教育产品,拥有大量的公立学校会员可以让产品的迭代开发创新不断完善,生命力更强。我们也讨论到王教授回国创业首先想到做“虚拟教育空间”(类似模拟人生),让即使最贫困的孩子们也能与大城市里的孩子享受一样的教育“时”“空”。张老师也说到自己支持“戏剧教育”带入到学校教学之中的实践。还有日益回归市场的中华传统诗词经书子集等国学智慧的各类教育产品与公益文化传播服务;这里面最想提的是国际高中的吴老师分享的他对IB教育体系的认识(说明:IB课程全称为国际预科证书课程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Diploma Programme,是由国际文凭组织为高中生设计的为期两年的课程;IB的教育哲学是Education for Life终生的教育,通过综合的平衡的学科及富有挑战性的评估,通过两年的扎实教育,培养出受全球大学认可并优先录取的精英型人才)。IB高中课程的核心是三大块,TOK(theory of knowledge,知识论,注重思维能力的培养),CAS(creativity, action, service各类社会实践活动的参与,注重做事情能力的培养), An extended essay(独立研究论文,注重表达能力的培养); IB体系也是我个人比较认同的,在教育上不是强调what(学什么),而是强调how(学习的过程培养);西方教育很强调“18而立”,进入大学也即成人之前两年,必须学会独立思考,独立做事,独立表达的能力,这才是关键的“独立人格”完善培育的成人标志。

       话匣子一打开,我们真是看到如今教育资源,教育产品,教育手段的不段丰富与多元化。而真正的问题是,这些多源性的教育资源如何最终“逆袭”中国现行的常规教育体制。与会的创见者,不约而同地都在作为“先锋部队”,把好的东西带入到体制内。他们说,这也不是说要冲击颠覆逆袭,而是“融合”,有机的融合。现在孩子最缺的其实不是“教育资源”,是“时间”,各类课程,教育产品都在抢夺孩子们的时间,更确切的说是“注意力”。

       现在整个教育体系:第一部门(政府教育机关),第二部门(不同的企业),第三部分(各类社会组织);常规教育与非常规教育;体制内外,其实都大家各忙各的,局限在自己的时空里。其实我们不缺优秀的教育资源,教育资源也没有好坏之分,更多的是根据不同的教育目的(比如按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教育内容,目的可以是“有用”,“有效”,也可以是“有梦”)做到合适,因地制宜。我们需要的是逐步打破消散掉大家头脑中体系体制的“高墙”,能够合作,融合,才能提升整体社会的教育公平与效率。

4. 解放那些被“扭曲”的教师精神,与被“局限”的教师资源

讨论引言:我最近上课时结合当下热播电影《星际穿越》与同学们说:“其实我们每个孩子是一个点,我们的班级是一条线,每个学校是一个面,各种学校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体。其实我们在这个“体”里面学到的东西并不多,其实真正影响每个点的,是宇宙里更大部分的暗物质。我个人选择当老师,其实就是想做好一条“线”的工作,打个比方,如果在我这条线上能拉动每一个点,我一年只要有一个“点”可以在他的未来30年的时间里去做一件对社会很有益的事情,这一生我30年,就可以有30个这样的学生,他们每个人服务30年去切实改善某个地方做得更好,那我的人生就是900年,这样推算,我的意义瞬间就被放大了。所以我觉得我愿意站在这条线上每天去琢磨每一点的成长。我总想,通过教育,能帮助这个国家发展起来,国家发展起来又能服务好更多人。我总是与学生说:当你们学习完之后不能失去一个很重要的能力就是“提问”;现在很多学生读完书最后只有一个问题,就是老师给的问题,以及其对应的解决方法,而不是自己的问题,我现在经常让同学们自己设计问题,首先是理解教材的提问方式并解释给同学听,然后自己根据所学知识提一个类似逻辑的问题,并给出解决方案,最后提一个不类似且更具挑战的问题。我对同学说,你们跟我在课堂上学的都是非常局限的,要会提问题,现在网络那么发达,很多问题你能自己找到答案,外面那么多暗物质,那里能吸收到的才更多。

       看到这样一份老师感言,在座都很触动。今天的中国其实很缺“好老师”。如同前面提到家长的自我醒悟与终身学习成长一样,如果我们的老师只活在自己的“体”里面,不会吸收宇宙里广大的暗物质,如果我们的老师自己只会看考纲,不懂得“提问”的艺术,那么我们的学生又何来“独立的思考”“提问的精神”呢?今天教育体制的“指挥棒”与社会的“价值观”,不但让学生少了一双自由的翅膀,也“扭曲”了很多教师的工作实质与精神状态。作为母亲,小女神从幼儿园,小学,步入中学,我接触到很多体系内外的各类老师,对“扭曲”两个字深有体会。有些典型的例子,比如老师自己的孩子面临小升初,或者中考高考,他的压力会无比巨大,作为家长他内心“郁闷”体制的无奈与压力,但同时又不经意把这种压力释放到自己的班级与教学中,他内心的不自由与“浮躁”也让自己线上的每一个点每天过得“心惊肉跳”。个人就遇到过,教毕业班的老师出去给低年级小朋友补课,那低年级小朋友就会提前呼吸到那种“窒息”的压力,“考不上就得死”的绝望。但是,我们真也不能怪老师,他们其实一点不比每天上班的工人白领少辛苦,尤其是班主任毕业班老师,每天都在战斗的第一线,很多有精神衰弱与失眠抑郁。他们也是淘汰型教育与现行体制局限性的“受害者”,“成王败寇”也是他们“面”上的生存逻辑,你又能让他们除了“扭曲自己”还能如何呢?我遇到过心态好的老师,大多数是孩子已经上了大学或者工作,教育经验二十多年的,他们终于可以历尽风雨,回归“初心”。所以,我们不要怪老师们,如同今天讨论医疗改革,请不要去怪医生们,我们作为家长作为社会公众,如果多一份宽容,或许能让辛勤的园丁们多松一口气,少一点“被扭曲”,能得以思考与回归到自己原本作为教师的理想,拥有回自己“自由的灵魂”。试想,心理被迫“扭曲”的老师们又如何带出来“自由逐梦”的学生呢

       讨论时,针对教师资源的匮乏,我们提到国外大学生教师志愿者的实践。李老师带孩子在美国的家附近学习“乐高”,老师都是大学生,利用暑期的2-3个月时间(季节工,短期合同工)参与社会实践,但大学生们都工作非常仔细认真,很热诚地把自己学的专业知识分享给小朋友们。我自己参加的JA(Junior Achievement青年成就)志愿者组织就号召培育大学生志愿者走入中小学课堂当小老师,效果非常好。

       但是中国大学生参与这类的“教师工作实践”,或者说对应的企业与社会组织,体制内外的各类学校,愿意给大学生提供这样的短期就业与实习机会的,还是非常非常少。其实,我们真的缺优秀教师资源嘛?今天通过JA平台,走入大学生群体里去上经济管理课程,职业规划辅导与创业类课程的顾问志愿者,这些老师都是有本职工作的人,但他们好些课上得比大学内的专业课程都好,让学生把周末业余时间更愿意花在这样的课上并认为是全年最大收获,创造了非常有益有效的价值。我们不缺好老师,而是我们的各类教育系统与教育平台设计者的思维被“局限”了。在上师大,几个志愿者讨论当年来考过教师资格证。大家暗想,通过教师资格证考试的人,就真的是合格的好老师吗?没有资格证的人就不懂得如何做好教育培训吗?今天这个资格证考试设计水平本身合格了吗?

       在中国,“教师精神”的重塑很重要,不光是为已经身份为老师的人“正身”,也为了打破“教师资源”的局限性思维。我们从小就读“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懂得感恩别人的真诚分享与教诲。中华文化底蕴讲“孝”,而“孝”的真谛其实就是“传承”的力量。我们一代一代的人不但要懂得自己如何去学习去提问,也要懂得如何无私地分享所得教化周遭,才能形成文明传承的力量,“传承志向,弘扬文化”才是对我们祖先最大的“孝道”。

5.学历将不再有用?培养与考察能力的智慧是社会必须整体提升的!

讨论引言:我们创业公司现在招人都不看学历,名校的人那有多傲娇呀,其实也不一定靠谱,不一定会做事。我们找互联网营销人员,就看他们自己的微博微信文章,看在知乎豆瓣里面的发言与分享;我们找设计师,关键看他的作品,做的平面页面互动设计与小游戏等;我们找工程师,直接看他们在开源软件论坛里的讨论去挖人。我们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才,往往是从他某方面作品某方面展示入手,然后顺藤摸瓜,三顾茅庐。另外,我也想提一下Coursera这样的在线自学平台,它不是说你从某个名校毕业,而是说你实实在在地完成了这个学校在Coursera平台上提供的某个课程。很多课程的结课证书,已经开始被美国的各大公司认可;我可以断言,如果苹果等高科技公司在中国区招人承认Coursera的结课证书(其实已经开始了),那么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也会开始认可各类社会开放学习体系,自主学习平台,在线教育课程的认证,而抛弃所谓的学历文凭教育认证。毕竟,这么多年来,中国目前的大学教育供给对于中国企业需求的“不匹配性”之巨大是有目共睹的。

       我非常认可以上这点观察,不管是自己做企业管理者与创业的经验,还是身边很多企业家,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多元的”能力评估手段来招募合适的人才,而不是凭借一纸大学文凭(尤其是学校等级,与那些很多人其实看不懂的专业名称),一个国家某部门颁发的所谓的职业资格证书(最近国家统一取消时,发现竟然已经有成千上百个。过去求职候选人与企业招聘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与沟通不方便造成广大的“认证产品”的市场与寻租空间,但今天发达的自媒体与网络社交平台让这种信息不对称在越来越减少)。“高分低能”的教育痼疾从我自己上学到今天,一直在被抱怨。那问题是什么呢?

       是大家都等待,不作为。我们总是先互相埋怨,而不是先想从我做起:有些家长表面对老师和颜悦色,逢迎拍马,私下给老师送礼送钱;同时又去抱怨老师“势利”“功利”,拿老师当靶子,对现行教育体制各种骂骂咧咧,而不是看看自己其实也是“一身浮躁,追名逐利”;也有些老师抱怨家长不关心学生学习情况,不积极参与家校互动;自己默默的批改着各类小卷子每天处理不同的学生问题与纠纷,暗自神伤,而不敢在自己的教育内容里多创新多拓展,鼓励引导同学多提问题多懂得自学;很多学生每天也在抱怨老师上的课有多么无聊无趣,布置的作业排山倒海,抱怨父母给予的不切实际的期望与时时紧逼步步不离的管控;但没有想到如果自己能更多的认知自己的优缺点,树立起独立人格,从小坚定人生理想,真心实意地在自己所钟爱的领域顽强学习上一万个小时,那么其实内心爱你的老师家长真的能奈你何?社会与企业又怎么会不要一个有专长能做成事情的你呢?很多企业每天叫嚣大学毕业生啥都不会,每天只想要“拿来就用”的好苗子,可就是不愿意自己花更多努力建立初级人才培育体系,不愿意鼓励企业专业能手去更多做大学生初级人才的好老师,更别说愿意多提供短期的各类学生实习实践项目,让企业为社会整体教育提供更多的教育培训资源的同时也是企业认知理解社会发展与新生代文化的契机,可是这样“不短视”的企业现在有多少呢?政府每天想要如何改革好教育,但又无奈于如放开“高考”的指挥棒,贫困孩子连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更不要说政府其实拿不出比“高考”更公平客观不受“贿赂”污染的评估体系来。秀才赶考从古至今,我们的社会公众一直把人才培养与评估看成是政府统一的职责,但政府真的不是万能的,也没有必要是万能的。其实,如果我们大家都愿意首先放下无谓的抱怨,拥有更开放更宽容的心态与视野,能够认识到:“只有我为社会,社会才会为我们;不要总是等待别人先走一步,而是自己先迈出第一步”,那么这个社会才可能真正和谐。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社会的学生与老师,这个社会教育市场的供应者与需求者,只有我们每个人都愿意自己先主动“迈步向前”,我们的中华文明才能发展,各种教育问题才能解决,我们每个愿意自己首先主动去做出努力与改善的人都是中国教育未来的创见者,而这个才是真正“逆袭”中国现行教育体制的力量。

       关于中国教育,这是一个很坏的时代,更是一个很好的时代;无论你今天是学生,老师,家长,创业者,管理者,投资人,政府官员……,这都是中华文明几千年传承的重大历史机遇,也是最危机的时刻。走过去,是中国梦的实现,予人类可持续发展中重新贡献东方智慧的辉煌;走不过去,就是中华文明的最终没落,断层,消亡。我们每个“点”的肩上背负的是这个民族共同的自由,梦想,与光荣。

《创见》是黛正(DZ)发起,由创见者(C-sighter)一起主笔的原创读书与生活笔记。让我们一起分享彼此认知世界,传承思想,创见未来的历程与感受,让每个人平等地成为自我生活的思想家!

 

 

《创见 (C-sight)》中所有文章(自然包括本文及文中各类图片)均为创见者们的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未经允许的改编请绕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