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见者智识文集 》 — “乐欢掰” — 中国教育之“顽症”和解决方案之我见

IMG_3514

菡萏导言
相信创见的读者对“乐欢”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他在《创见者智识文集》之<创见者真人秀>系列中就有分享过他在教英语与教合唱之间所找到的一样的欢乐,那篇轻松幽默,又让人记忆犹新。
今天,乐欢分享的是他作为一个“体制外”多年的新东方老师对中国教育的“症结”的看法,严肃又直接地击中痛点,包括资源稀缺、竞争激烈、功利导向等,文章的后半部分他提出了自己对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见解。
我经常会听到很多70后80后感 叹自己是中国教育“受害者”,因此在教育自己的子女时,更希望他们能走不一样的道路,接触更广阔的知识和技能。但这些也是整个教育体系自然“新陈代谢”的 过程,如何加速新陈代谢?或许需要每个人的贡献。希望乐欢的这篇非常有观点的文章能抛砖引玉,有更多的创见者们加入到这个很大的话题讨论中来。
友情提醒,回复“805”即可阅读到乐欢上篇文字:《教英语与教合唱之欢乐“同理”》
————————————————-
中国教育之“顽症”
& 解决方案之我见

首先要感谢黛正(Daisy)对我的盛情邀请,若不是她,可能我也没有这个意识,在现在这个节点上应该停下脚步写作。说是写作,其实是对我过去四年从事民办培训教育工作的一个小结。黛正跟我说:“写作能帮助梳理人生”,我很喜欢这句话。

这个题目很大,真的很大。所以,我仅从我自己所能认知的几个角度来讲。当然,随口一说,一家之言,姑妄听之。

顽症之一:中国高等教育资源的稀缺性

我 为啥会把这一条放在第一位讲?因为我觉得所有的教育中暴露的问题,其实根源就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国家,缺大学,缺好大学。2008年我在新加坡的第一份 工作是给泰晤士报做世界大学排名的。一份英国报刊做大学排名,偏袒英国大学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即便如此,在全世界前百名大学当中,美国大学依然占了整整 50所左右,而中国大学只有两所:北大和清华。如果去看美国U.S. News抑或是其它排名,可能连两所都没有。这就是中国大学的现状。

那么高等教育资源的稀缺性会导致什么问题呢?我觉得主要是两点:1)过分激烈的竞争; 2)功利的教育导向。

供 求关系严重失衡导致竞争是必然的。我们有那么多的人想上大学,想上名牌大学,但我们没有那么多大学那么多好大学,怎么办?于是,孩子只能靠层层选拔才能真 正占得好的资源(比如考进北大)。有选拔就必然有竞争,而层层选拔就意味着孩子从小到大都要面对竞争,这对孩子成长中产生的不良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其 实我们的教育系统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我相信教育系统里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过早的植入“竞争”实际上会导致教育在起点上就会产生不公平。一个很 浅显的逻辑,既然市重点高中的一本率如此高,那么是否能够考上市重点高中很大程度上影响他是否考得进大学乃至好大学;而要进市重点高中,我就要进市重点初 中;而要进市重点初中,那就要进名牌小学。于是,名牌小学成了“香饽饽”,各种奇葩的考试扑面而来。甚至还打出了“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奇葩广告。 为了杜绝这一现象,我记得很早很早的时候(印象中我读书的时候)上海就已经开始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就近入学”制度。现在回首看,初衷是好的,甚至是高 尚的:给所有的孩子制订相同的起点,相同的教育,避免在起点上就让孩子的教育之间存在差异。但是这个制度有一个很重要的假定:假定每所学校的师资水平是一 样的,可是实际情况呢?正应了那句话:“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如今这个制度已经实行了近20多年,小学与小学之间的师资差异不可避免地依然存 在,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学区房”依然是房地产商炒作的对象,以及各种民办和私立小学的拔地而起。特别是民办私立小学,由于钱的原因吸引了很多好老师,于是 就成了另类的“香饽饽”。从宏观角度讲,改革前后无非就做了一次“乾坤大挪移”。大挪移背后的代价就是家长们:为了进好的小学,家长只能多出好多各种各样 的赞助费啊什么费。说实话,如果这几万甚至几十万的赞助费用于挑大学,我相信很多人愿意出。但用于小学,是不是真的有点浪费?我相信,大部分的家长出这些 钱,是无奈之举。可见,“公平教育”的理想,真的实施起来,并不容易。听说静安区率先实行了小学的完全扁平化——保证所有小学的师资水平几乎一致。当然, 这一点到底做得如何我还不得而知,但说实话,我至今对此保持谨慎的观点。因为这本身是矛盾的:既然要给孩子一样的起点,在中小学期间给的教育又都一样,那 这拨孩子在9年以后甚至12年以后怎么做筛选呢?

于 是这就提到了一个另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评价体系的问题。讲的大一点是“评价体系”,讲的简单点就是考试。高等教育资源的稀缺,导致必须要有选拔性考试, 选拔愿意读书的而且读得好书的人进大学。那么选拔的标准是什么?所谓的语数外理化等主课。既然这个是我们的选拔标准,那我自然就要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的孩 子满足甚至超越这个选拔标准,于是就会出现所谓的“应试教育”。应试教育的背后,其实就是功利的教育导向。

其 实,只要有高考存在,或者说高考如果不做改革,功利的教育导向一定是必然结果。因为高等教育资源稀缺,所以为了获得这一教育资源,家长们是会不惜一切代价 的。假定有两个孩子,一个孩子从小到大是真正地实施“素质教育”,于是他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另一个孩子则是“应试教育”的培养,只钻研高考要考的语数外理 化。那么前者必然会失去优势——我花你两倍的时间在做一件事情上,那我当然会比你熟练。所以,整个的教育导向,就很简单的变成了:高考考什么,我就学什 么。

或 许有人会问:那我高考考琴棋书画不就完了?未必。如果考琴棋书画,那我必然会动员全社会的人搞琴棋书画,那语数外怎么办?那么我啥都考可不可以呢?不可 以。这样的话,孩子的压力就会大陡然增大——语数外已经让孩子吃不消了,你还要琴棋书画,还要体育,孩子比大人都忙,疲于奔命。那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 怎么办呢?!这就是整个教育系统中最大的悖论:其实绝大多数人都知道正确的教育应该是什么,但真正横下心来愿意这样做的家长和老师只能占少数。因为大学、 或者名牌大学这道坎,家长内心是永远逾越不了的。

问题出在哪儿?

还是高等教育资源稀缺啊!

或 许我们都会把所有问题指向高考。但高考实际上只是一个无奈之举下的产物。提升中国大学的水准,无论是科研还是教学,全面提高,才是正道。目前,中国大学的 资源远远还没到“喂饱”中国基础教育的地步。只有大学教育资源丰富了,这些问题才能得到根本上的解决。为什么美国没有如此突出的应试教育问题?因为他们不 存在非常激烈的竞争。一个很好的例子,2014年中国赴美留学总人数达到近28万人次,如此庞大的数据,美国人却能“照单全收”,能接纳如此多的外国人, 那本国人读个大学,当然问题就不大了。

当然,在缓解高等教育资源稀缺、建设打造优秀高等学府的同时,还有一件事情是必须要去做的,那就是改变如今过于僵硬的评价体系。

以 单一的评价标准选拔人才,势必会导致教育中会有选择性。“厚此薄彼”是必然的结果。大学的人才选拔,本来就应该是基于个性化的选拔,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 真正做到最优化大学的资源配置。一个历史很好的同学和一个数学很好的同学,如果进同一所大学,一个进历史系,一个进数学系,本身不会任何的差异和歧视,但 我们的高考在这点上却有很大的歧视:首先,重理轻文是几十年来高考选拔最大的歧视,其次,所谓的“主科”不好的同学很难在高考上占得优势。再往下,琴棋书 画就完全没有发言权,因为他们不列入考核和评价范围。这就是评价体系的过于僵硬。

解 决这一问题的核心办法,其实很简单,把招生的自主权还给大学自己。让大学自己设立录取委员会,专门来管大学招生。高考需要考,但成绩不是全部,只是影响录 取的一个部分,我还要对你这个同学要进行一个全面的考量。因为只有大学自己才知道什么样的学生是他想要的。一个学生的好坏,只有聊过、面试过、了解过,才 能真正判断他是否足够优秀、以及他的优缺点。

从 道理上讲,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但真正操作,又会出现问题。第一,现今的大学其实并不真正关心我招的学生是否真的能够优化资源配置——配置是政府给的。再 加上名校的考生实在是太多(高等教育资源稀缺嘛),导致的结果就是前两年愈演愈烈的什么“千分考”啊“华约”之类的。学校自己招生,还是选择通过出卷子选 拔人才,直到最后才面试。那你复旦既然也是出卷子选拔,而且题目出得难偏怪,那还不如索性取缔,回来让孩子老老实实准备高考呢!当然,这个问题,我相信只 要大学的资源丰富了以后,自然会得到解决。

第 二,就是腐败问题。这是中国特色。腐败问题导致了所有的高考制度改革必然会寸步难行。越是名校,升学过程中的腐败问题,一定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所有人都在 动脑筋钻空子。我在读书的时候,就有很多人在动脑筋钻所谓的“艺术特长生”的空子(因为拿到这个名额只要上一本线就能进去),因为艺术这个东西很多时候是 没有标准的,搞定评委就是搞定一切的。既然如此,想办法托路子走后门,自然就络绎不绝。

怎么解决腐败问题?这就牵扯到了底下的第二个顽症:行政制度+没钱。

顽症之二:中央集权性的行政制度

其 实讲回来,怎么解决高等教育资源的稀缺问题?办法很简单,拿钱砸啊!拿钱请美国大学顶尖教授退休后来中国“疗养”、帮助中国大学进行学科建设;拿钱请依赖 美国培养起来的顶尖青年才俊回国致力中国的高等教育事业(目前在美国有多少中国男博士毕业生因为找不到中国女孩儿做老婆而发愁!)。当然,在吸引人才之 前,首先要先做好的是硬件,你实验室水平都跟不上你让人家怎么来?!

当 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方法,就是私立民办大学的建设。国家没钱,老百姓手里有钱。而且中国人有着深入骨髓的“穷什么都不能穷教育”的理念。依靠企业或者非 盈利性组织创办起来的私立民办大学如果真的能够建设好,老百姓完全愿意花钱让孩子来读的(同样花30万,一个远在异国他乡,一个近在咫尺,你说家长们选哪 个?)。

民 办私立大学能否建设好?答案是肯定的。历史上的成功案例太多了。我们不讲哈佛耶鲁,我们就讲新加坡的南洋理工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前身南洋大学,筹 备之时,整个新加坡华人界从企业老总到三轮车夫,都捐款募资。建成之后成为了当时海外惟一的最高华文学府,也因其是以汉语作为教书沟通语言的海外大学而名 震海内外华人界。首任校长就是大名鼎鼎的林语堂先生。作为一个“后起之秀”,如今的南洋理工已经跻身世界大学前50强,成为了亚洲地区大学中的佼佼者。

再 说回来,对于前面讲到的腐败问题,其实解决方案也是钱。如果我们能够明着给招生委员会的老师很多钱,自然就能解决腐败问题。如果学校一年能够一个招生办老 师年薪50万甚至80万,我相信招生办老师的钱权交易就会少很多很多。这就是所谓的“高薪养廉”。这种方法最典型的成功案例还是新加坡。大家可以去查查人 家是怎么做的。你想啊,毕竟招生办老师也是人,他自己会掂量:我一年50万其实已经差不多够了,我何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去收受贿赂?这拨老师为什么会铤而 走险?因为平时他们就吃不饱。不是他们没有道德,是生活所迫让他们去做这些肮脏的事情。如果大学能够让这些老师的生活达到中产阶级水平,我相信大学的招生 就会干净许多——毕竟我们这个社会像和珅这样贪得无厌的人还是在少数。

这些,其实想得都很好,甚至很简单,但实际做起来很难。为啥?因为行政制度。

中 国的教育体系,行政力量实在太强。骨子里,中国的教育系统就是一个“中央集权制”的体系,没有什么自由度可言。这样的体系也可以成功,只要最顶层的人必须 要足够的英名睿智神武,讲得通俗点,他必须足够“神”。万一不够“神”,这种“自上而下”的体系就将会漏洞百出。最大的问题是:

1)“编制”

我 们国家的教育系统中有一个名词,叫“编制”。如果一个老师被招进系统,被称为“入编”。“入编”难,是所有做老师这个行当在找工作时公认的一个特征。“入 编难”其实是和“稳定性”是相对应的。一般而言,只要你不犯严重错误、只要你不主动提出辞职,学校不会辞退你。这就是所谓的“工作稳定”。

这 一制度导致的核心后果,就是一个学校其实本质上没有任何办法考核某个人是否真正适合做老师。学校没有其他途径判断新老师是否是棵好苗子,所以只能依赖名校 的牌子。可是名校的毕业生一定做得好老师?一个大学毕业生,手持名牌大学硕士学历,学校一看非常高兴,收了。可惜,这个老师虽然自己会做题,就是教不会学 生如何做题。这还不算差的,更要命的情况,如果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在大学里蹉跎岁月,靠DOTA过日子,最后也算是勉强毕业。作为用人单位,学校是看不出 他有什么问题的。自然,这样的老师一旦入编,可以想象他会祸害多少代的学生。

与 之对应的,看看新东方如何招老师的。好多年前,老俞就定下个规矩:“英雄不问出处”,所以新东方的老师岗位,一直以来面向社会所有人敞开。但是,在新东 方,你在入职之前,你必须把你要教的这一门课备得很好。新东方有一个传统,所有的新老师,必须要写讲课的“逐字稿”——你来之前,要把你所有在课上说的 话,全部都要写下来。我自己当年入职的时候,逐字稿写了三个月,足足500页。写好之后,安排时间给“教师委员会”成员讲课。所谓“教师委员会”,就是一 拨授课时间长达5年甚至10年的杰出老教师。一个老师来上课,底下10个教师委员会成员,必须要80%的通过率,才算通过。更早的时候,新老师还有“试 讲”环节,让学生免费来听课,听完课学生给老师打分,5分满分,平均分大过4分,你才能留下来。可以这样说,正是这样如此严格的筛选制度,成就了新东方的 不朽传奇。试想一下,如果教育系统招老师能是这样一个制度,那老师的质量会是一个怎样的喜人状况?!随便举例:给一个老师一年试用期,进来就教高三,定下 目标,规定课时,不达标就滚蛋,这样的制度,留下来的老师能不好吗?

2)钱

可 是,为何我们的学校不是这样一个用人制度呢?我觉得钱是一个主要问题。凭心而论,如今做一个体制内的老师收入好吗?我觉得不好。同样一个复旦大学的毕业 生,让他选择做老师和选择进公司,如果只考虑收入的话,他一定选择后者。就这样一个简单的选择,决定了我们教育系统内的老师的整体水平:我们在收益上吸引 不了真正的牛人来做老师。这也是导致好老师稀缺的主要原因。就从我来讲,让我去一个高中做英语老师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这收入和新东方的差异实在太大了。

在 任何时代,如果某个职业在收入上存在明显劣势,那这个职业对应的人才一定不可能是这个时代所出类拔萃的。教育,作为一个民族甚至是人类的未来,如果不能在 收入上吸引优秀人才,其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试问,民国时代的大学老师是什么收入水平?我们当代呢?所以,我前面说的“拿钱砸”不是一个玩笑,是一件非常 serious的事情。做老师没钱谁来做啊?!即便做不到吸引最优秀顶尖的人才来做老师,你至少要吸引得了优秀的人才。老师的素质决定了我们这个民族的未 来。不是吗?

那怎么解决上述问题?我觉得两条:1)政策上扶持。2)赋予学校自主权。

至 于政策上扶持,首先就是加大政府教育预算经费。如果政府没钱,找有钱人投资。政府做好这两件事情之后,放开学校的自主权,引入校际之间的竞争。目的,就是 通过市场的自行选择,优胜劣汰。竞争的引入,就是给一所差校的校长一个“翻盘”的机会,也是给一所名校的校长不断敲“警钟”。如果一个学校能够从招生、引 进老师、到学生的培养能够足够自主化,那么一校之长为了提高自己的品牌,必然首先要想的就是能不能招到好学生。那如何招到好学生?靠老师啊!于是会加大对 老师的要求,如果在老师的聘任制度上能够更为灵活,那大浪淘沙,留下的老师水平高了,想进这所学校的学生就会越多,自然供求关系会导致里面的老师收入会 高。所以,校际之间的竞争,最后得益的必然是学生。

最 后,想说一句。如果政府还愿意做事的话,一定要鼓励,让“最好的老师去教最初级的东西”。教育,本质上就应该是“大炮打蚊子”。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一个 孩子在起点上就走在一条正确的轨道上学习。从小学到大学,最难的知识是大学给的,但最重要的学习方法,是小学就要端正好的。小学的任务,是“铺路”,给孩 子接收新事物的学习方法。其实,学习这件事情,只要方法对了,接下来就是快点慢点的问题。方法不对,那只能事倍功半。现如今,基础教育系统中好多真正的拔 尖老师,都在市重点高中,为什么不去教小学生?一方面钱少,另一方面不屑于教。其实只有让他们去教小学生,才是教育中最最重要的。

对 中国教育的问题,本人才疏学浅,见识短浅,暂时也只想到那么多。说实话,其实在这里写这篇文章,我有点觉得在浪费生命:一方面是因为我讲到的东西,其实是 “积重难返”的,因为我觉得政府真的要意识到这些东西,尚有时日,另一方面我觉得我能想到的,很多教育系统里的能人志士也都能想到,只是他们也是能力有 限,也苦于没法改变这个体系,所以最后只能选择“穷则独善其身”。那我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多时间来写?因为我觉得,中国教育其实和中国足球一样。我们都说她 很烂,天天骂月月骂,甚至恨入骨髓,但我们永远不会对她放弃。我们每个人,都骨子里希望她能好——没有多少人是骨子里希望自己或者自己的孩子出国留学的, 大多数人选择留学,看似很光鲜、实则无奈之举。只有我们设法让中国教育真正地崛起,才让我们所有的教育工作者真正地扬眉吐气、含笑九泉。有句话叫“国足虐 我千万遍,我待国足如初恋”。这句话,把“国足”换成“中国教育”,我觉得同样适合。当然,我真心希望所有做教育的有志之士,真的能够尽自己所能,来改变 一点中国教育。每个人改变一点点,那积累起来就会多。“愚公移山”的前提是“愚”,这个“愚”,是“大智若愚”的“愚”。只有这样,也只能这样,才能一点 点改善我们自己的教育。

编辑| 菡萏

图片| 菡萏

校对| 桌子

排版| 菡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