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再谈“改变”- 美帝访学半年记 《创见者智识文集》石头奶奶系列-美帝访学篇

石头奶奶序言

自石头奶奶谈“2015,换个职业,换种活法”(回复“石头奶奶”查看)已然过去整整1年光景,翻开暑假时记下的“初遇美利坚”,字里行间透着CPU紊乱的灼焦味儿。访学时间过半,我步履蹒跚的继续在一堆乱码中探寻,探寻我所要的答案。讽刺的是,去年的今天,我祈祷着这样一个机会并满心欢喜的收到邀请函,而此时此刻,我回顾过去的一年,搜到一个关键词,那就是“改变”,这种改变不是预期的丑小鸭变白天鹅,而更多的是充满泪的绿野仙踪,在探寻勇气、善心和智慧的路上摔得一塌糊涂。如今,满头是包的我,擦干泪,才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改变”带给我的成长的礼物,而我却接受的如此不情不愿。

今年圣诞节,石头奶奶继续带大家进入“改变”这个话题,这是我半年游学的成长经历,出发前,我把nutcracker(胡桃夹子)送给你,他将守护你“改变”路上的酸甜苦辣,祝大家Merry Christmas!

2016,再谈“改变”-   石头奶奶

前两天,和一个哈佛的同学聊天,动情处,聊起他刚来美帝的悲惨岁月,“女友劈腿”如晴天霹雳般瞬间石化了新的旅程,于是,当每天起床都成为困难,他被迫开启了SOS紧急“自我疗愈”和“重拾意义”模式。“也许,这是上帝为你开的另一扇窗。”我边听边时不时共情一下。“也许吧”,他无奈的摇摇头,“之后的生活确实有了各种可能性”。最近,身边到处都充斥着传奇的个人遭遇和故事,在美国,长期失业的人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顾自己(take care of self),照顾自己可以在一片未知的乌云中忍受对不确定性的恐惧,继续坚持,迫使自己像高尔基的海燕一样敢于冲向雷电交加的黑暗。改变,不论你被选还是选择。我仍清晰的记得我的那些被访者,谈到他们自愿职业转换中最大的困难时,他们眼光中分明闪过的那丝对未来深深的不安和恐惧。没错,fear,人类最基本的情感之一,成为我们逃避改变的最重要理由。

改变——“你怕什么?”

其实,作为人类,生物学上我们时刻都在变,我们的细胞每分每秒的生生死死,我们刚想要这样又改变主意要那样,因此,没有一个所谓的不变的“我”的存在,那么我们是怎么认为刚才的我和现在的我都是那个我的呢?我们本质是改变,却厌恶改变,因为改变让这个世界更加复杂,如果一切都在变,我们该如何认知世界,认识自我呢?于是,我们的认知功能帮助我们简化这个世界,“朴素实在论(naïve realism)”,“刻板印象(stereotype)”都是我们理解他人的“好工具”,而“自我一致性”成为我们认识自我的一个基本前提。我们总是试图保持“我”的一致性,如果出现不一致,我们会十分焦虑恐慌,产生认知失调,于是,我们设法通过改变态度或行为去尽量减少这个不一致。

简单的说,我们骨子里有着逃避改变的倾向,为什么呢?改变不是很好吗?我们天天都在讲改变,大街小巷随处的广告牌都恨不得用硕大的“改变自己”砸死你。然而,改变是要花钱的,改变是要付出代价的,改变是有风险的,改变的结果是我们无法预期和控制的。试想无法预期和控制未来是一件多么懊恼的事情。这让我想到一个朋友的话,在汶川地震时路口有两块标语,一则“人定胜天”,二则“天佑中华”。这互相矛盾的复杂心情正说明了美国基督教文化和新中国文化的反差,也说明中国目前混沌迷茫的精神状况。基督教文化中解决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惧便是把自己交给上帝,请求上帝改造自己,跟随并信任上帝为自己设计的一条充满意义的道路,因此,信仰将未知变成永恒。即使这样,他们仍时不时逃不开人性的动摇和闪烁不定,那深深的恐惧只有淹没在更加虔诚的祈祷中,唯有上帝。

我们目前的文化中大家对改变的恐惧到底又是什么?改变意味着不确定性,这个不确定包含了风险,同时也蕴含着可能,不同的人看到硬币不同的一面,我们无法预测情况会变得更好还是更糟。而且,当我们判定一件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和概率时,往往还存在强烈的认知偏差(bias)。试想下面一个问题:

假设地球村住着6000村民,如果彗星撞地球,人类面临灭绝,存在两个方案解救人类:

方案A-可以解救2000人;方案B-1/3可能性解救6000人,2/3可能性一个都救不了。你会选择哪个方案?

再试想:如果方案C-4000人会因此丧生,方案D-1/3可能性没有人会死,2/3可能性6000人会丧生,你又会选择哪个方案?

大家可能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没错,一,我们更愿意选择获得而不是损失;二,我们对已有的东西会风险规避,对可能的损失会愿意冒险。因此,我们一忍再忍,我们总怕连现在有的都得不到,如果实在忍无可忍,那么不妨冒险一搏。一方面,我们害怕损失,另一方面,我们又害怕失去机会,左右不是的纠结成为阻碍我们改变的元凶,一句话,我们害怕失败。

改变——选择点中的“自我”

一旦我们了解到我们改变背后的那个恐惧,一旦我们接受了自己认知和情绪上的非理性和偏差,在面临外在和内在变幻莫测的环境时,我们难道就不怕了吗?或者说我们就可以确保改变后明天会更好吗?这个问题其实可以这样理解,想必有过冥想体验的朋友都知道冥想的初期并不是让大家控制自己的念头,不是让大家做到什么都不想,反而往往这时想的最多的就变成“我要什么都不想”,结果静不下来。增加自我意识,不是为了强行的控制和作为,反而是静静的看着你心中的traffic,看着车水马龙的纠结局面。增加自我意识是为了打开黑箱,为自己的心灵容器装上透明的镜子,这时外在的所有改变和冲击如何作用你的内心你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你知道你的弱点是什么,你的恐惧是什么,然而,你仍然无法改变,尤其是改变外在环境的变化和自身的局限性,但这种“看见”本身已经是一种改变,当你慢慢的改变了看问题的方式,当你慢慢的看到不确定性中无限的可能,而不是执着于风险和损失本身时,你的改变就开始了。你的恐惧还在,但你可以抽离的“看着”TA。

那么问题又来了,有的人说既然改变需要付出代价,改变又是可怕的,我们为什么要去面对改变,我索性可以呆在舒适圈中平静的生活,找自虐干吗呢?很好,如果我们可以保证自己永远的平静和安宁,确实不需要折腾。但问题是,首先我们无法保证自己的舒适圈不被变化的洪流卷走,其次,即使你一生都很富足,你总还要面临死亡的平等。我们一生都在为了那个终点做准备,成长的心理的准备,如果没有跌入深谷的痛苦的成长带来的失败体验,我们永远无法对抗那个对死亡的恐惧,更何况我们有时更多的不是怕死,而是怕活着。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我们需要成长,需要搭建好内心的小宇宙,这需要一生对自我的认知和探索,而改变就是一个认知自我的最好的方式。

我们很多时候对自我的进一步认识都是在选择点中完成的。试想你第一次选择念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试想你第一次选择毕业后去哪里和做什么工作,试想你陷入爱河选择是否要结婚生子?即使是在日常生活中,在超市选择买这个而不是那个时,你无形当中也越来越对自己有所了解,我是谁,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每一次对未来和可能的选择都意味着一次改变,也意味着一次成长,有时成长带来了喜悦,有时成长带来的是痛苦。但如果成长本是是美好的,明天本身是终极的,是为了我们有一天可能准备好小宇宙对抗外太空了,那么我们也许就会放下对明天会更好的结果的执着,不再恐惧。

改变——“你准备好了吗?”

当我们了解和接受了自己的恐惧,当我们对自我局限性的认知发生了改变,我们其实已经准备好扬帆远航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方向(我们该驶向哪里)和方式(我们该如何到达)。改变由内而外。

试想你是上面那轮红日,面对外太空,你现在蠢蠢欲动。你可以有3种方式去探索未知的那个目的所在。

Plan A,如果你本身胆小如鼠,亦步亦趋,看着茫茫星空,并不知道哪一颗是属于自己的,万一一不留心脱轨就会陷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那么,你可能选择仍在原轨道运行,然后时不时向外探头张望,看看有没有转轨的机会,说不定一个不小心身边经过一颗心仪的你就安全着陆了。然而,每个星球都有其运行的轨迹,要不你这辈子等不到,要不碰到的和原来那颗惊人的相似,陷入习得性重复的悲剧中。怎么办?你需要做的就是更加努力地向内探索,把自己挖到骨髓里,如果仍然找不到那个唯一,我也就劝你继续呆在原轨道算了,无目的的脱轨会把你带入外太空漫游,漂累了幸运的也许可以掉回原地,不幸运的就渐行渐远了;

Plan B,如果你胆子大一点,还有一些粮草弹药,有那么几颗心仪的星星,或者对于唯一心仪的那颗多少有个1,2,3的了解,那么你可以选择太空旅行。一方面继续储备粮草弹药,一方面烧点钱做个太空飞船,一艘不够两艘,我们到月球看看,到土星也走走,都不适合再回来。运气好碰到宜居的我们就赚了。然而,确实要保证粮草,万一断粮,我们很可能随时死在途中。

Plan C,如果你胆子再大点,向内探索后发现自己内心确实向往宇宙的深邃和奥秘,探索宇宙成为你这一生的终极所在,你甚至愿幸福的死在闪闪星光中,那么恭喜你,你的罗盘会带你驶进一片浩瀚的宇宙,驶向那颗心仪的TA。然而,这样的选择也是有条件的。首先,多数人无法找到心中挚爱,尤其是可以为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那个,我们总是认为“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另外,即使我们心中充满信仰,如唐僧西天取经,还是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要带着不断平衡的心,不断放下的欲和不断求真的理性上路,万一求得假经或是要被哪个妖怪吃了,你是否能够有勇气继续坚持,与妖怪殊死搏斗,这就是考验一个人的时候了。如果你已经准备好不枉此生,那么相信你会被眷顾的,唯有信仰!

好了,改变谈到这里,如果你是一片海,石头奶奶也许不能把你的泥沙带走,但至少可以在风平浪静后让你的那片海分层,让泥沙沉落,让你看见你原本的澄净。希望新年之际,大家可以随石头奶奶一起认真考虑一下2016,你要选择改变吗?如果改变,那么你到底怕什么?你对自己到底多了解?还有,你准备好启程了吗?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继续关注《创见》和2016年的工作坊活动,也可以参考丹尼尔Ÿ卡尼曼的《思考,快与慢》,了解不确定性下我们的判断和决策到底是怎样的。

在这里,石头奶奶遥祝大家2016,新年快乐!

编辑 | 菡萏

图片 | 石头奶奶

校对 | 樱桃大丸子

排版 | 菡萏

欢迎与我们一起成为【生活的思想家】!阅读更多创见读书生活笔记,参与创见者俱乐部各类线上线下活动,请点击《创见》微信账号(C-sight)自定义菜 单,您可以了解:为何发起《创见》,发起者,创见者,志愿者;同学慧,石头村,百宝乡,1st JOB,长青树等各类俱乐部活动。也可以阅读《智识文集》《创见文集》《旧文曦思》《传承笔录》等读书生活笔记。点击自定义菜单中【完整目录】更可以查阅 各类历史文章与活动,也可以浏览www.csight.org网页版的同步更新!欢迎创见者一起分享各类建议或意见到《创见》合作联系邮箱:Csight@126.co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