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将变化当做常态,让我不再害怕不确定性——【1st JOB】“星星分享”

秋实导言

做访谈约大神很难?其实不然,在勇于迈出第一步的基础上,做好准备和提出好问题都是访谈的必要因素。本文中毛毛总结了一下1stJOB学习中初次尝试访谈任务的经验:在访谈时对被访人物抓住关键词深入提问等等。解答困惑、反思自身、远眺未来,这便是访谈的作用吧。

毛毛

首先,毛毛在我家乡方言的释义中可指柳絮(好吧,其实是小孩子才这么叫)。我觉得在解决社会问题面前,个体的努力总是显得有点微不足道。但是就像柳絮一样,虽然轻微,却灵活而数量众多,总能借着一点小小的风势就扎根到一处土地,生根发芽。而不叫柳絮叫毛毛,一是因为第一次起这样有特殊含义的名字,被人称呼时叫柳絮感觉有点怪怪的,而是因为我的小名就是毛毛,被人叫起来亲切又习惯。

其次,毛毛也可联想到毛毛虫,不是因为喜欢蝴蝶的美丽而欣赏毛毛虫,而是因其蜕变的过程就像人生经历一样,虽然伴有痛苦,但一旦挺过去,人生又是不一样的风景。

>>>

访谈对象背景简介

此次1st JOB模块一任务2的要求是访谈自己感兴趣行业领域的资深人士,出于对社会创新的兴趣,我想到了在参与大学生公益组织JA活动时认识的一位顾问牛磊Lei先生。Lei的个人关键词有:社会创新的推动者;设计思维与社会企业家精神的研究者;纽约大学OpenIDEO Student Chapter创始人;塞西咨询公司联合创始人;上海科技大学Innovation Instructor。

>>>>约访经过

我在微信上向Lei发出了访谈邀请后,他很快就回复我并接受了我的访谈邀约并在第二天就高效地敲定了访谈时间。由于上海科技大学的张江校区附近正在修路,Lei贴心的在微信中告知了我详细的交通路线。访谈当天,我按照Lei给我的地址来到了位于上科大。见到Lei后我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就开始了正式的访谈环节。虽然名义上是访谈,但整个过程我们的对话都比较放松和随意,我也由开始的一点小紧张彻底放松下来。

>>>>访谈内容及感受

大二时加入大学生公益组织JA,在参与一项社会创新创业项目时,偶然接触到了“设计思维”这个概念,了解之后对其在设计过程中倡导的以人为本的思想深感赞同,从而产生了进一步探究和学习的兴趣。基于此,我首先邀请Lei与我分享了他在纽约大学读书时创办OpenIDEO Student Chapter的经历。也知道了正是基于这段经历,Lei的兴趣从CS(computer science)转向了设计思维和社会创新,职业历程也发生了转变。

访谈中得知,Lei目前在上科大创业与管理学院面向本科生开授了设计思维课程。在问到这门课程与传统的教学方式和教学内容有什么区别时,Lei提到,这门课程的互动性和参与性更强。鼓励学生通过动手实践、参加比赛来自己感悟和探索。在Lei看来,让学生受益最大化的可能是通过自己操作,把理论抽象的知识转变成自己的认知,变成自己思维模式、思维习惯的一部分。单纯学知识就跟学物理学化学没什么区别。网络段子里戏言的“高中时代是知识的高峰”只是一种假象。因为回想一下,如果我们现在不记得当初学的那些知识的话,其实那些知识就从来没有属于过我们。而在课上,由于学生来自不同的专业背景,鼓励学生把最终研究的问题拉回自己的熟悉的学科领域中。比如这学期我们请了上科大其它三个学院的院长来分享他们所认为的“设计思维”是什么。分享在他们各自的领域中,设计思维是怎么体现的。

说到此处,Lei也跟我分享了他对大学教育的本质的一些观点。即大学教育不是单纯的教学生具体的知识点,不管是公式推导也好,做实验也好,希望教给学生的是一种学习能力、一种思维方式、一种解决问题的能力。但是在目前的教育制度下学生面临的问题却是,要用的东西没学,需要学的时候却不会学了。而他开设这门设计思维课程的初衷也是希望,能够让学生学会如何学习。让他们在未来不管遇到什么新的挑战,学会怎么思考问题,能够知道应该去学什么,学了之后怎么用。因为一切解决问题的起点就是思考,不会思考什么都没有,知识怎么学、学来怎么用,这些其实都是建立在独立思考能力之上的。

当我提到在OpenIDEO的平台上,用户是如何参与解决设计挑战的各个环节的。Lei鼓励我自己亲自去作为用户参与一次这个过程,自然就找到答案了。说到这里我十分恍然,也不禁有些汗颜。设计思维理念之一不正是鼓励动手,鼓励参与者自己去发现和寻找问题的答案么?我自己的一个性格缺点就是,总觉得要把前期工作准备的很完善很充分了才能动手。但这种看似有点完美主义倾向的特点,背后其实正反映了我内心的恐惧——害怕失败。因为害怕失败所以迟迟不敢按下开始的按钮,没有开始自然也无所谓失败不失败。

接下来我提到我对于IDEO产生兴趣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十分强调多元化背景的工作团队,来自不同专业背景的成员发挥各自擅长的部分来共同解决问题。Lei对我说,现在的趋势就是跨学科、跨领域,许多问题已经很难在单一学科上取得突破。因为很多研究已经做的特别深入细致了,再往上走越来越难产生大的社会影响和价值。从文艺复兴开始,人类做的是学科的发散,各种科目被越分越广、越分越细,到了现在21世纪,进入信息时代人们又开始做收敛的过程——把那么多东西通过跨学科,通过结合,又合并到一起看看能够产生些什么新的东西,创造什么新的价值,所以跨学科一定是一个趋势。

谈到跨学科,我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一个问题,即不同专业背景的人在团队中是如何分工的?特别是在我感兴趣的高科技行业里面,人文社科类专业背景的人在产品团队中担任什么样的角色?Lei给我举了谷歌无人车的例子。虽然他没有亲自见到过相关的报道,但是以他的经验,他推测无人车一定是个跨学科的产物,比如工程学、人工智能、算法、汽车制造等。仅仅是谷歌跟雷克萨斯的合作——技术与汽车制造,已经是很大的跨界了。但是无人驾驶这项技术,最终能不能真正实现,实现到什么程度,绝对不是技术可以说了算的,一定是人文社科的研究成果在其中起到一个决策的作用。比如遇到伦理困境的时候,眼看要与前面一辆满载的公交车相撞,是牺牲一车乘客的性命保全主人还是牺牲主人保全多数人的安全?这种时候,无人车该怎么做决定?这个问题不是技术和科学可以解决的,而是决策学、行为学、心理学等学科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无人驾驶这个项目,一定是有一个专业的团队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否则这个技术永远都不可能实现。

紧接着这个问题,我谈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就我目前一些有限的认知和理解,我能想到的就是,人文社科它的研究主体是人,它擅长的地方就是跟人相关的事情。而一个产品它最后面向市场还是要跟人接触,那可能产品前期的调研啊、后期与终端用户的接触啊这些方面它会比较擅长。Lei肯定了我这个想法,并提到许多大企业做产品都热衷于招社科类毕业的学生。比如做调查问卷其实是件挺难的事儿,如何设计一份有质量的调查问卷?如何执行一次有质量的interview,如何去做一次有质量的focus group interview,这个不是学科学、学工程的学生擅长的事情,这一定是需要人文社科类的同学帮忙的。所有的产品、所有的服务确实说到底都是针对人的,人是这一切当中的核心。

在进入网络时代以前,企业都是这么做生意的——我开发一个新的功能,我通过一个广告,找大明星代言让大家来买单。“哎,这个东西好!”因为那个时候,消费者也没有别的渠道来验证它好不好,当看到我喜欢的明星也在用,说明它好。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反过来了,企业需要通过各种渠道了解用户到底需要什么,所以才会有强调以人为本的设计思维的概念出现。99%的公司是不可能像乔布斯时代的苹果那样干活的,苹果自己现在也不能这样干活儿了,因为乔布斯挂了嘛(笑)。大工业时代就是企业以我为中心,我做什么来引领一个潮流。但现在绝大部分公司,一定是反过来,很敏锐地去挖掘用户的需求,看市场上的动向在哪儿,看大家需要的东西在哪里,然后相对应的去做产品开发/服务开发,那这个东西一定离不开对人的行为、人的心理的研究,所以消费行为学、消费心理学这东西非常重要。这些知识是学理工科知识的学生不擅长的。所以说跨学科在现代商业文明中那么重要。

既然现在企业开始基于真实的消费需求开发产品,那未来个性化产品是否是一个趋势呢?关于这个问题,Lei很好地解答了我的疑惑。首先必须肯定个性化产品一定是一个趋势,但它永远是一个度的问题。未来的产品和服务中依旧会有标准化的东西在里面。即便是刚刚举例提到的民宿,它算是很个性化吗?算是个性化。但它标准吗?也标准啊。百分之百个性化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极大地影响了执行的效率和规模。如果面向每一个独特的用户都提供个性化的产品或服务,那是无法做规模产业的。所谓标准,就是为了让1个用户变成100个用户,100个用户变成1万个用户,所以一定会有标准化的东西在里面。因此个性化和标准化,一定是个比例成分的问题。当然你也可以做小而美的公司,我就服务那么一小部分人,我也从来没想过上市,也没想过要有1000个员工,当然可以。但是商业世界中,逐利的本质永远是不变的。很难想象世界上全都是小而美的公司,不可能,一定会有公司想做大,逐利是人的本能。所以大部分公司还是会做标准化的产品,只是说通过技术、科技的发展,把个性化产品的制定变得更简单了。

Lei目前作为一个教育行业从业者,他自己也一直在反思个性化教育的问题。在Lei看来,实现个性化教育的前提是实现个性化的教学评估。做不到个性化的评估,谈什么个性化教育?老师可以教的很丰富、很热闹,但如果评价学习成果的标准是统一的,那学生自然是直接去做那些能直接提高分数的事情去了。而对于教育制度的创新,提到近些年比较流行的MOOC,Lei认为线上线下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课程本身的设置以及安排,很创新的课不是只有在线上才能创新,线下创新的可能更大一点,线上的限制还是很多。因为不论网络上的交往可以多么便捷,人们仍然需要有一个空间可以产生真实的联结,以培养信任与合作。最后在提到人工智能的话题时,面对未来机器可能大规模取代人力所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比如失业问题。Lei说他更希望出现的一种情况是,从教育的角度,提前把这种情况预防起来,尽可能多地避免这样的状况出现。

访谈的最后,我还跟着Lei去参(lao)观(dong)了一把他们创管学院上课用的教室。这个教室与传统的教室完全不同,桌椅都是特别定做的版本,底下都装有轮子,学生可以随时推着桌椅四处滑动。而在教室的四面分别放置了许多白板,同样是可以四处滑动的。想象一下在这样的教室中,学生可以十分方便的与别人沟通和交流,手脑并用,极容易激发灵感和创意。学生甚至不需要坐下来,而是全程站着上课,Lei说学生一坐下来就容易懒,就不想动了,站着反而能敦促他们四处跑动,与其它同学交流沟通。Lei还提到,不久之后,这个教室的四面墙壁还会装上电子屏幕,一些上课的讨论和作品学生可以直接在上面提交作业,同时也方便老师做一些课件的展示。我不禁感叹,在这么酷的教室上课一定特别爽。

至此,断断续续持续两个多小时的访谈基本结束了。听完Lei的分享,收获了不少新的观点和灵感。但是感觉自己前期资料准备的还是不够充分深入,加上作为访谈新手,当天晚上整理访谈初稿时就感觉,如果当时能对有些访谈回答更敏感一些,沿着关键词追问下去可能还会有更大的收获。不过总体感觉,目前的信息量已经比较大了,够我在就这些问题继续深入挖掘研究一阵子了。此次访谈最大的收获就是打消了我关于社科类背景如何在产品团队中参与分工的疑惑和担忧。人类历史曾经历无数变革,但变革时间并非均匀分布,而是呈现加速度状态。如今科技的发展已经开始背离韦伯这一类社会学家所焦虑的“理性牢笼”。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社会的可控性让人感到焦虑,因理性化带来的非理性化让人类社会变成了理性牢笼。当人们从大工业时代进入互联网时代,猛烈的变革,高度发达的资讯,各种平台打破了传统的人际关系模式、经营模式、意见表达模式,众多领域都出现了颠覆性变化。在这样一个颠覆式变革的年代,我想我作为一个没有技术背景喜欢文化研究、心理学、社会学的学生,仍旧可以抓住这样一个资讯便捷时代带来的各种机遇,善于寻找和挖掘各种可能性,在自己感兴趣的行业里找到自己的定位和职业发展方向。而在这样一个变化如此迅速的时代,我想习惯将“变化”当做常态,才会让我不再害怕面临各种不确定性。

1st Job项目与星航班介绍

《创见》是一个生活思想家的“俱乐部”,自2014年推出了“以老带新”的导学项目“1st Job”,旨在让社会工作创业年资长的创见者(馒头Mentor),给即将踏入社会的20-28岁年轻人(星星Star)“导学”(原则上18-35岁皆可),主要学习经营人生与事业的智慧,把个人发展、人生价值,事业乐趣与社会意义结合。做好“自己的人生”,这场最重要的创业的CEO。

1st Job的含义,一方面指第一次正式踏入社会去工作(即第一份正式工作),也指Jump out of your box,跳出自己的盒子,打破陈规,突破自己。导学项目旨在帮助学生拓宽企业管理,营销规划,研究咨询,广告传媒,社会创业创新等方面的全局与前瞻视野,养成系统化的自我学习方法及商业思维,形成独立自主的人生与事业的规划和选择,寻找到独特闪亮的“自我”,成为自己生活的思想家。

星航班是《创见》2016年“传承计划”导学项目继一期星承班之后的二期学员班级。一年的导学项目中,班级同学将逐渐平和人生心态,种下商业种子,慢慢形成项目管理能力、团队协作能力,将独立思考、自由灵魂、奔放思想之生命之种播撒在心灵之中。

编辑|秋实

图片|毛毛

校对|秋实

排版|秋实

欢迎与我们一起成为【生活的思想家】!阅读更多创见读书生活笔记,参与创见者俱乐部各类线上线下活动,请点击《创见》微信账号(C-sight)自定义菜 单,您可以了解:为何发起《创见》,发起者,创见者,志愿者;同学慧,石头村,百宝乡,1st JOB,长青树等各类俱乐部活动。也可以阅读《智识文集》《创见文集》《旧文曦思》《传承笔录》等读书生活笔记。点击自定义菜单中【完整目录】更可以查阅 各类历史文章与活动,也可以浏览www.csight.org网页版的同步更新!欢迎创见者一起分享各类建议或意见到《创见》合作联系邮箱:Csight@126.co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