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扇贝,可爱的我们

导言

南京行已经是一个月前的故事,我们再回忆它,首先会想,先回想起来的是什么,于是我就着回忆片段写下来这篇文字。

第一部分是聊聊可爱的扇贝,还有创始人王捷。因为我突然发现,一个教育产品最大的价值,就是把自己的价值观带给自己的用户。

第二部分,聊聊我们在那2天里的片刻点滴。

可爱的扇贝

我经常逛知乎,很多人会问「如何评价XX」这样的问题。于是这篇文章的一半内容我本也打这么写,因为在南京的周末我们用上一半时间,用各种MBA工具分析这家公司。而时隔一个月,我再深挖自己脑袋里的记忆碎片的时候,回想起来的,打动自己的还是它的价值观。

呐,不信你看:它是很尊重技术,而且是技术出众的公司,可是扇贝又不像某友商一样天天吹自己的人工智能。它不像是重视营销公司,因为这不是技术和产品公司的基因。结果呢?是知乎上对扇贝的好评一边倒,扇贝CEO王捷在知乎也特别受欢迎。它那「性冷淡风」的APP在各大市场打分都是4.8以上,6个APP都差不多。好评超越所有对手。商业模式?不用分析了,CEO王捷说的很直白简单纯粹:伸手向用户要钱。 是的,连我看了也认为这就是最好的商业模式,早已受够了其他APP的各种植入广告。

按说,从口碑营销公司出身的老板,应该不是没想过怎么做能让扇贝更有钱吧?我想只有一个答案,是他做了个符合自己价值观的选择。

所以,这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单纯的互联网公司,他的产品也是干净而纯粹。于是我走神走到这儿,一高兴就要找刚演讲完的王捷蜀黍表白,告诉他我的这个惊人发现。正好小花老师也在,高高兴兴的把我和我的文章安利给炮哥,然后很惊讶的被加了微信。我凑近了发现,他没有常见的CEO的高谈阔论、自信满满,而是习惯性的眼睛避开接触,很像工程师一样时常在琢磨事情。于是没聊几句,他就匆匆出去了。凑巧我拍到了这个画面:

不用说,又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所以趁着吃饭跟同事边吃边聊,我也就不再等了。后来到了上海我还是用微信告诉他我的钦佩。之后过了24小时他回复我说, 最近实在太忙。之后我也就不再打扰了,你看星期天都加班,说不定新版本有什么大招呢。

我突然想,如果所有互联网公司都想着下一轮融资几个亿,吹一个好故事,创始人都想着上市套现登上巅峰,能想着榨干用户,都想着大而全,想着无所不用其极的把用户捆绑自己的产品抢占时间,这个浮躁而到处吹泡泡的中文互联网世界该是多么无趣。所以我在南京那两天没事就刷王捷的知乎回答,我看到创始人罕见的「诚实」,而且没事儿自黑幽默一把。我印象深的,是他作出「艰难」决定的回答。比如一向重视版权的扇贝,有次说花大钱买了某词典版权然后优化,结果被用户吐槽直接回退版本,之前所有努力就算是打了水漂,我都觉得肉疼。

扇贝用个海报也跑去联系了版权

而好的产品,一定是输出自己的价值观给用户,而产品的价值观就是创始人的价值观。还有个有趣的事儿,有个用户估计是学生,脑洞大开问王捷叔叔「扇贝万一哪天倒闭了咋办」,然后还大大方方的邀请其回答,王捷也一脸懵逼后淡定回复说,如果用户认为倒闭了就「哦,呵呵」,那扇贝倒闭了活该。如果用户呼号声不绝于耳,那一定不会倒闭。接下来回复区是这样的:

上面的评论我特别有感触,不过我打算自己加工下:

当这些高中生、大学生考过了四六级,会第一时间记得小组成员分享。当他们不再用扇贝打卡了,也会记得这些数百天打卡的回忆。

等多年后当他们也成为了创业者,也会回想起以前这个叫「扇贝」的产品,潜移默化给他们一份怎样的价值观。

我相信扇贝的忠实用户如果出来做创业,价值观应该不会差。扇贝的「克制」,扇贝的「任性」,扇贝公司的低调,创始人的诚实可爱,这些都比做成一个更大更赚钱的公司更有意义一些吧。

加油,扇贝!

我们,他们

周日和我在一组的,还有一位扇贝做新运营的小姑娘,特别安静。我觉得她很诚实,因为每当我问她数据的时候,她都会想2秒钟,然后一五一十的回答我:没有这个数据。

我以为人家也就应付下,没想扭头就搬来了工作用的MBP,翻PPT给我们提供数据。

然后呢?没有然后了,在我们继续讨论下一个环节后,扇贝的小伙伴就悄悄离开了,中间拍照也是躲在一旁。在之后,我们在活动里忽略了他们,后来也忘记了她们。虽然他们话也不多,虽然也不见得多优秀,直到前些天,有小伙伴在群里问:作业的数据哪里有,实际用户数哪里有,有人知道吗?

我告诉了她,然后说,这是我们组的小姑娘告诉我的。这些她们都知道,而且是准确的数字,用户总数,日活数。然后不知怎的,我还是忍不住在微信群里抛出来个问题。现在想想这个问题有点不太妥,希望大家见谅。

这句话是,「那啥,可否问下有多少小伙伴主动加了扇贝小伙伴微信的?」没有人回答我。

我们早已回到了各自忙碌,只是回想起来扇贝的2天,我们在他们快乐工作的另一个「大家庭」的办公室里喧嚣2天,总觉得「我们」这个词里,应该有「他们」。

陌生人的忽然之间

如果说还有什么印象深刻,就是聚餐时候的大蛋糕了。人毕业久了,就容易怕麻烦,蛋糕我都很少送,因为朋友都觉得热量大不喜欢吃,都觉得喝酒直接,虽然酒热量更大。那天正好隔壁桌的星星有人过生日,蛋糕端上来的时候(忘了是谁端的了,好兴奋啊),我能感觉的到端上来的小伙伴比过生日的都兴奋,因为这几行字不能再用心了,每个字体几乎都不一样。我们百宝乡的都被感染了,一起给她唱起了生日歌。虽然是「陌生人」,虽然以后的人生也大概率不会有交集。

忽然之间,我仿佛替她坐了趟时光机,想她过了这28岁这天后,在38岁、48岁甚至更久的人生经历后,镜头逐渐拉近,在某个城市的某个家庭,给自己的小天使过生日的某一瞬间,她突然回想起南京的这一天,这一天蛋糕上的几个字。不知道,因为在我不长的经验里,不求回报的「花心思」会是越来越难的奢侈,而人性美好的,都是在一个个的「忽然之间」里——平常非常内向的朋友忽然之间的放歌,平常被取笑怯懦的人,忽然之间的勇敢表白,平常勇敢大大咧咧的朋友,忽然之间的眼泪,平常石头一块的父亲,忽然之间的柔软,平常平淡无趣生活里,一份惊喜的蛋糕。

是的,回忆从来不是连成一部电影,回忆从来都是片段。

那啥,「忽然之间」也是李志的歌。

客从何处来

我们算是南京的客人,也是扇贝的客人。呐,说起来,百宝乡也应该是创见1st JOB的客。客人里,有一位,不,是有一对比较特殊的客人。至少对于我是这样的,因为我也是第一次见。更尴尬的是,还是她先认出来的我。记得见到后直接就是「嘿,你是豪斯大叔咩?」

祎果说完就接着忙活了。然后我有点方,嘛时候我是小鲜肉了,咋这么人见人爱啊,羞涩。后来悄悄问了下才知道,原来她就是远道从深圳过来的「祎果」。之前在百宝乡的语音里听过她说书,这次终于见到了真人。

中午吃饭才知道她是四川人。四川和重庆妹纸大概是人类族群里最耿直的,所以我丝毫不想去问为啥一拍大腿就要打飞的从深圳过来,不光自己来还买一送一,把家属也打包捆到了飞机空运过来。家属人称麦子,比我这粗鄙之人礼貌干净的多。据说是因为男票在深圳发展的关系,所以祎果就从魔都飞到了深圳,一起奋斗。真好啊。

嗯,我们都是好孩子。

时隔一个月,我再回想那两天的情景,记忆就从电影转换到了一个个小片段。这时候突然想到个问题,为什么祎果总是找到机会就小憩休息一下,飞这么远过来,应该不是为了听课吧。然后我又想到,当我问到「嘛时候结婚呀早点结婚呀」,她俩人回答「还早」之后的一丝疲惫眼神。我想因为我之前没在北上广深生活过,所以也没办法感同身受北上广到底相信什么。而且我没办法问这个问题。也不必问。

是为了暂时逃离丛林法则的周一到周五,还是因为这里有一些让她觉得温暖的东西?没关系,如果祎果还是麦子也看到这里,也不必回答。反正我们都是这些巨大写字楼组成城市里的客人,不知道其中哪一座天空之城会给我们一份归属感,或者都不是。我们从何处来,我们又要去哪里去。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们这一生,一边在逃离着故乡的家,一边又在寻找着回家的路。

其实我也是客。这次聚会我是第一次去南京,这一路连南京的正脸都没顾得上看几眼就走了,也谈不上啥印象,只觉得很舒服。在这个时代,城市对我们来说,很难有「感情」存在,因为许多人这一生会换很多城市,特别是在大城市,我们就像候鸟,在人来人往的各个天空之城之间飞来飞去,在天空之城的方格子里又搬来搬去。

每个人心中的「那座城市」,可能也跟风景无关,跟高楼大厦无关,跟在这里奋斗了又是否得到想要的可能也无关。我们手机拍下的照片自从上传备份后从不会再多看一眼,后记忆里的城市只跟照片背后的故事有关,跟故事里的人有关。

我们的首席铲屎官

祎果是四川人,向日葵是重庆人。她是石头村的小火苗,然后因为这次活动也加入了我们读书会。而且她每句话都有笑点,特别可乐。

然后果然,这一切都是表象。

我印象深的,是在南京行结束后的晚上,她在群里发来了狗狗和猫咪的照片。朋友圈里看了才知道,她平常就很热心参与着救助流浪狗,正在给四胞胎的一只叫咖啡的狗狗寻找主人,还问我要不要收留一只呢。当然她开玩笑啦,已经给咖啡找好了主人。

好有爱有木有。 那啥,她还有一只叫图图的三色加菲猫,据说这种花色概率很小,觉得这一定是幸运的象征。所以她就专门给图图开了个公众号,方便大家不定期去吸。

以后首席铲屎官称号给您啦。

元气少女

突然想刚才说的要挨揍,又是耿直又是啥的,这应该叫元气少女好伐。百宝乡的女生都属于这一卦的,勤奋起来都要吓死人。Real乡长满满正能量已经走向人生巅峰,灵芝读着材料学就顺便考了英国的商科研究生,水晶老师玩着广告就顺便考了个英国电影专业。反面例子就是那个豪斯大叔,学历最差还懒,每次活动不好好读书,自以为是的天天输出,真该让他退群保平安。

咱就说说竹玉吧。竹玉很二,这个「二」一半代表二次元。另外一半,嗯,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我不太明白到底她体内有怎样的元气,可以不断给她月野兔一般的夜间战斗力。这种工作我看就是压榨刚毕业大学生劳动力的,要是我早就炒了老板鱿鱼了,也一次次建议她换一份工作。

但是每次劝说完,我都想的是23岁时候的自己,那年灰溜溜离开了重庆,之后在家乡蹉跎了几年。我也会想过去的经历里,确实很少有全力以赴的经历。我的23岁22岁,和灵芝,和竹玉比起来,差得很远。

嘿,都要加油哦,元气少女!

「改天」的狼人杀,是哪天

一只桃老师跟台湾女生一边freestyle一边尬舞,完成两岸文化交流的一段美好佳话还不算,一秒钟后又立了山头攒了个狼人杀的局,我想一只桃老师作为我们的网红少年兼段子手说不定比图图喵还能带给我们幸运和欢乐。

当然,一只桃老师的实力远远不止如此,我们过去的每次读书会,他都可以蹦出来个例子,然后可以讲的很精彩,比我这瞎说几句就露馅的好多了。好了打住,再夸就要超字数了。总之,一只桃攒的狼人杀局从扇贝活动室举办到了大巴车,从大巴车举办到车站候车厅,然后他和向日葵蠢蠢欲动要把列车的餐车包下来继续举办狼人杀。连乡长Real也说别下次了别改天了,人这么全的局太难凑了,然后我这没玩过的也蠢蠢欲动决心玩一把。

然后我们发现,车上没有餐车。

我们,还有我们

没有餐车,各自回到了各自的位置。

到站了,我们在车站又合了一张影,然后又要回到各自的工作,各自的人生。从短暂的快乐回到现实的五味杂陈,面对日常的种种。不知道,有点恍惚,有点像梦。还有些遗憾,钢铁侠老师因为晚上和馒头们讨论工作到凌晨2点,我们的小聚会没有参加成。也遗憾祎果和麦子大老远的过来,手上没有准备礼物,也没有让他们玩的尽兴。如果课程要是短点就好了。

乡长Real和我正好都是八号线,正好顺路。我生怕她路上揍我,因为我算是被拽到南京的,所以乡长真的为这次活动操碎了心,我表示需要反省。她和我一样是北方人,比我「北」个三四百公里吧,魔都住的地方也比我「北」八号线的3个站。那天从南京到了魔都,在上楼梯的时候乡长问了我几个问题。

Real:周末你喜欢干嘛啊?

大叔:吃饭睡觉看电影。

Real:哦,在家看?

大叔:经常跑去电影院~

然后我突然想Real老师每天朋友圈都是满满正能量,满满的励志,我这么不思进取她会不会打我啊?

Real:我在家有好多影碟,可惜好多都放不出来了..

我突然打断说:别扔,留着吧。

嗨,现在想我这句恐怕是多嘴了,她哪里会扔。总有些具体的物件儿,就像一个个能随时打开播放回忆的八音盒。我笃信追随「断舍离」的人,都慢慢失去了人世间的烟火味儿。没劲。

哦对了,它不一定是个物件儿,比如一首歌,一部电影。

比如一座城,一个小小的社群,一个个可爱的故事。

编辑 | 竹玉

图片 | 豪斯大叔

校对 | 竹玉

排版 | 竹玉

欢迎与我们一起成为【生活的思想家】!

点击自定义菜单了解更多,也可以浏览www.csight.org,欢迎创见者一起分享各类建议或意见,联系邮箱:csight@126.co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