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Geek 的精神家园 |《创见·2018年拾集》VOL.09

前言


《创见》作为荟聚生活思想家的俱乐部,每一年“年会”我们都相约在一起,探讨关于人生的话题,聊聊我们奔放的思考,遇见有趣的灵魂。

过去几年,我们分别讨论了:

–   独立的人格:那些少有人走的路  (2015创见年会主题)

–   the U(Uncertainty) of life:直面人生与事业的不确定性(2016创见年会主题)

–   打开内心的“边界” (Open the Boundary) (2017年年会主题)


按照以往惯例,创见年会主题探讨也将分成线上和线下两个部分,3月25日的《创见》年会线下活动虽然已经结束,但年会的后半程还在继续。线下活动的分享、讨论、对话,其实给了我们更多的参考,让我们把对生活的思考与探索,继续深入下去,扩展开来。3月26日-4月3日期间,《创见》将继续播放第6集到第10集《创见-2018拾集》“真人秀”。

每位年会参与者都分组加入到针对本次主题特别设计的互动讨论中。通过小组分享与互动,嘉宾提问等,对“留白”这个话题进行更深入的探讨交流。“我们也将会在后续的文章中选取部分现场参与者的感悟以及他们对“留白”主题的分享,敬请关注。”

王二,Geek、Hacker、架构师及项目经理。创业多年,现在南京,服务于某信息安全上市企业,带领一支年轻的队伍构建面向中小企业的 IT 服务 SaaS 平台,并在培养未来二十年的 Geek 们。


王二:关于这个名字的更具体和感性的认识,请参见王小波《2010》和《红拂夜奔》等作品。无论王二在北京、北戴河或南京,是大学数学老师、科技部常务副头或软件工程师,都在努力用 Geek 的方式探索、创新以及寻找有趣的生活。



关于我的身份认同,早几年,我还要解释一下 Hacker 的内涵(此时最讨厌的是旁边有个家伙试图说啥黑帽子、白帽子的,都是集合论没学好的家伙);现在我会比较坦然地说你就当我是个 Geek 就好,因为我相信对方对 Geek 的认识更有可能与我相近。对于以上这段句话的集合论表述是:

• 王二 ∈ Hackers

• Hackers ⊂ Geeks

此外有:

• White Hats ⊂ Hackers

• Black Hats = Crackers

• Nerds ∩ Hackers ≠ ∅

• 王二 ∉ Nerds

基于以上定义,请同学们自行推导集合 Hackers、Nerds、White Hats、Black Hats 和 Cracker 的关系。


关于 Geek 的属性,另一位王二在二十多年前这么写到:“我这一辈子谁也不佩服,包括毕加索(艺术家都不肯佩服别人),只佩服我们部长(工程师必须佩服比自己强的人)。这家伙简直什么都会,声光电热、有机无机高分子,加上全部数学,虽然他是个混蛋。”他自己就是个杰出的 Geek ,传说他写小说用的编辑器是自己写的,在大学教统计学(我在他去世后好几年去查当年他们学校课表,还能看见他的名字)。他没等到这篇小说出版就去世了。这篇小说叫做《2010》,收录在他的未尽稿集《黑铁时代》里。他的 2010 里,没有 Google 和 iPhone,有屎黄色的天空、数盲和碱场,还有老大哥、蓝毛衣和前妻。我活在 2018 ,干着老大哥的活,最近在复习统计学,一样不知道怎么得数盲症,iPhone 的数据存在云上贵州。


王小波


“老大哥”这个词最早出自乔治·奥威尔的《1984》(是的,后来有个文青叫村上春树),与王二的“老大哥”截然相反。红毛衣和蓝毛衣这些工学院女生人手一本《1984》,读了就热血澎湃,敢于去做最危险的事情,最爱拉着技术部的艺术家们去寻死。王二这个老大哥跟她们说,好死不如赖活着,然后自己走上了 X 形的鞭刑架。


说到“必须佩服比自己强的人”,就要搬出另一个家伙:艾萨克·阿西莫夫。据称,“阿西莫夫一生创作和编辑过的书籍超过500册,据估计他至少写过9000封的信函和明信片,著作类别除了哲学类以外,几乎涵盖整个‘杜威十进制图书分类法’。”(https://en.wikipedia.org/wiki/Isaac_Asimov)简单地说,就是理工农医文史(没有哲)他啥都写。想像一下,你在一个读随便啥专业的本科,所有公共基础课的老师都是一个人,还有两门专业课老师也是这个人,这就对了。


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


跟 Geek 聊天,谈阿西莫夫绝对好使。天体物理、AI 、转基因,在阿西莫夫的小说里全有(说明一下,Geek 不爱聊转基因,爱聊转基因的都是文科生; 普通小麦是六倍体)。近半世纪所有关于星际战争和人工智能(无论硅基或碳基)的小说全都受其影响。在机器人系列和银河帝国/基地系列的一大摞书里,阿西莫夫反复在讨论什么是人,什么是人性。在《活了二百岁的人》及《最后的问题》中,阿西莫夫显然认为人不限于受精卵发育或碳基生命(关于这两个问题,可以看一下最近上映的《银翼杀手2049》)。可是,与此有点矛盾的是,阿西莫夫认为自己最重要的贡献之一是“机器人三定律”:

 • 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因不作为使人类受到伤害;

• 除非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 在不违背第一及第二法则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当然,我们可以认为“机器人三定律”是个对于某一历史阶段的建议(是的,我们已经进入这一历史阶段了);《活了二百岁的人》是对于后一历史阶段的;而《最后的问题》,那就是最后的问题。银河帝国/基地系列并非凭空想像,阿西莫夫明确地说他参考了爱德华·吉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请注意吉本著此书时的历史和宗教背景)吉本在滚滚历史洪流中寻找着人性,而阿西莫夫则把人性投射到遥远的未来中。一部科幻作品要称得上伟大,最重要的不是硬科幻那部分(这些事还是物理学家和数学家最擅长,可他们写的东西没人爱看),而是要在不同的历史和科技背景下演绎人性,阿西莫夫的伟大也就在于此。



跟 Geek 聊天时,准确地引用银河帝国/基地系列中的掌故可以迅速拉近你们之间的关系(可是,谁想跟 Geek 聊天?谁想拉近跟 Geek 的关系呢?)如果觉得这些故事太长,没时间读,没关系,还有特别适合微信用户的快餐版——前文提过的《活了二百岁的人》+《最后的问题》。当然,对 Geek 来说,我们读的不仅是微信读书号里的梗概和所谓主题思想,更是这一个个故事中和故事背后那些耀眼思想的传承和发展。从王小波开始,我们去寻找卡尔维诺、乔治·奥威尔和茨威格;从阿西莫夫开始,我们去寻找爱德华·吉本、霍金和牛顿(阿西莫夫曾掰着手指算了下,说:没办法,牛顿就是古往今来最聪明的家伙)。



所以,读到这儿,你总算知道了:流氓会武术,谁也打不过;文青写 code ,就成了 Geek 啦。你也终于知道,Geek 读的不只是 specs, whitepaper 和 manual 。只是,要打动他们,慰藉他们的心灵,微信朋友圈是不行的。你想想,给他们写个故事,还得先把高等数学线性代数逻辑学集合论电磁场信号处理有机化学无机化学世界史科技史宗教史地质史都学了才行,这是帮多矫情的人啊!


2018年拾集-延伸阅读:

图文 | 王二、网络

编辑 | 秋实

排版 | 秋实

校对 | 秋实


欢迎与我们一起成为【生活的思想家】!阅读更多创见读书生活笔记,参与创见者俱乐部各类线上线下活动,请点击《创见》微信账号(C-sight)自定义菜 单,您可以了解:为何发起《创见》,发起者,创见者,志愿者;同学慧,石头村,百宝乡,1st JOB,长青树等各类俱乐部活动。也可以阅读《智识文集》《创见文集》《旧文曦思》《传承笔录》等读书生活笔记。点击自定义菜单中【完整目录】更可以查阅 各类历史文章与活动,也可以浏览www.csight.org,网页版的同步更新!欢迎创见者一起分享各类建议或意见到《创见》合作联系邮箱:csight@126.com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创见Csigh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